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蒼穹下倒映著整個修羅地域內那雙方不同的陣營。一紅一白,顯得那么的突兀、那么的詭異、卻又那么的協調。

    隊伍集結完畢,隨著慘白幽靈陣營的首領豎起那一桿筆直的長槍開始,與之對立的紅色陣營的首領也同樣向前伸出了那一把血紅的大刀。

    “殺”

    “殺”

    “殺”

    三聲不知從何處發出的喊殺聲震耳欲聾,隨之雙方陣營突然爆發出一股驚天的氣勢,兩方人馬便猶如潮水一般的向著對方的陣營沖殺過去。

    白與紅終于交織在了一起,沒有戰場的鮮血淋淋,沒有戰場的爾虞我詐,唯有那一股股氣勢不斷的來回沖撞,來回廝殺。

    這一切落在任飛和依然的眼里,雖然不是活生生的戰爭,雖然不是真正的血與肉的碰撞,可在內心的深處,卻覺得絲毫不比那從電視和海報上看到的戰爭場面來的同樣真實。反倒是更加的多出了一分蕭索和決絕。

    此時此刻的第二世界,恐怕沒有人知道這里正上演著一場活生生的幽靈之戰,沒有人知道,這里正在延續著一場遠古戰場遺留下來的怨靈之戰。除了任飛和依然,怕是也只有那無所不在的智能守護者知道發生的一切。

    “富貴險中求”這一句話同樣也是重生后的任飛認為的一條鐵律。前世的任飛便是因為每次做事前有些畏首畏腳,有些擔心安全而徘徊止步不前而失去了很多的機會。以至于重生后的任飛堅決的改掉了以往的壞習慣。

    一直認為天上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的掉餡餅,即使掉下了,也會因為被砸中自己而多多少少的受一些傷害。雖然如此,可人生當中卻從不曾缺少愿意被砸中的人。

    現實的戰爭除了能給人們帶來死亡和痛苦,卻也能給一小部分人創造機會。第二世界當中的戰爭當然也不例外,同樣也能為那些貪心膽大的人帶來機遇。

    恰巧的是,任飛便是這樣的人群中的一個。

    或許是背叛、或許是彷徨、或許是失敗、也或許是那一根鏈接著命運的無形繩索。

    重生后的任飛沒有了以往面對危險的怯懦,沒有了以往面對命運的無措,卻多了一分膽識,多了一分謹慎。同樣的,也多了一分敢于反抗命運的冒險精神。

    蒼穹下,兩只怨靈隊伍不知疲倦的來回廝殺著,仿佛整個黑夜,徘徊在他們心中的只有那未知的信念支撐起來的靈魂在一起并肩作戰。

    黑暗,永遠都是那些夜行者最好的偽裝。

    任飛開啟了技能潛行,小心翼翼的向著兩只隊伍潛行而去。依然卻沒有跟在身后,不知道被任飛安排在哪里。

    越是靠近兩只怨靈隊伍,任飛感覺到的壓力便愈加的增加一分,就連呼吸也刻意的壓到了最低。怕稍微的動靜便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怨靈戰士,等級48級。人性怪物,是遠古時期在這片大地上征戰的戰士死去后凝聚的怨靈。有著一定的智慧。

    根本不需要偵測技能查探什么,任飛的腦海中自動的浮現出這些資料,雖然沒有和這些怨靈真正的打過交道,可前世作為54級的大盜賊來說,任飛也還是在這里搜集過很多的資料,只是因為許多原因導致任飛根本沒有來得及,也沒有真正的去和這些怨靈有過實質性的接觸。

    遠離了安靜的地域,終于靠近了戰場的邊緣地帶,任飛愈加的變得小心,而時不時的回頭望望,似乎也在擔憂著什么。

    身邊正有兩只怨靈在廝殺著,任飛沒有去打擾交戰正酣的兩方,如今任飛的32級等級再加上潛行技能,對于48級的怨靈戰士來說,也是處于半透明的狀態,在只擁有一定智慧的怨靈戰士眼中,無疑也把任飛當作了自己的同伴。

    雖然交戰雙方的一紅一白兩大怨靈戰士不明白這個同伴為什么不幫助自己解決對方,可還是沒有分出精力去詢問,依舊你來我往的廝殺著。

    無疑這又給任飛加上了一層保護膜,揣摩著怨靈戰士的心思,任飛微微的松了一口氣。徐徐的向著戰場的中心地帶移去。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