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只是、這個、、、、”任飛丟開了酒,來回的搓著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_&&)

    老頭是何等人物,豈會看不出任飛打的小九九。[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別廢話,答應老頭的交易,少不了你小子的好處。”老頭一副高高再上的樣子道。

    “老頭,你把小子看成什么人了。我們之間哪里還需要有這些俗物來衡量。嘿嘿,但是小子也不介意幫你處理那些垃圾的東西。你說,什么事,只要小子能做到,上刀山下火海,定然為你在所不辭。”任飛大義凜然。

    “少說屁話,就你那實力,還上刀山下火海。”老頭譏諷道。

    兩人你來我往的打趣了一陣,隨即,都不約而同的沉默了下來,良久,老頭才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緩緩的對著任飛道。

    “老頭來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已經足足有三萬個年頭了。隨著實力的增長,我們的壽命就好像是永恒般長久,都說活的越久,越容易糊涂,孰不知,活的越久,我們這些老家伙們反倒是越來越清醒。可越清醒。對與我們這些曾經縱橫睥睨的家伙來說,如今這樣,卻是越來越枯燥、、、、、、、、”老頭沙啞的帶著沉重的聲音緩緩的對著任飛講起。

    任飛這一次再也沒有打趣老頭,只是靜靜的聽著。什么時候該說、該做,什么時候不該說、不該做。這樣的情況任飛還是知道的,更何況,老頭所講的,要說的,也正是任飛所要了解的曾經過往那些關于這片神秘的放逐之地的知識資料。

    放逐之地究竟存在了多少個歲月,用老頭自己的話說,在他到達這里的時候,便已經存在了。而在這以前,似乎還有著更加悠久的歷史,老頭,只能算是第四個放逐之地的成員。在其之上,還有三個最為古老的殺神級別的存在。而這小酒館中的眾人,也不過是這三萬年來逐漸增加的人罷了。

    任飛訝然的從老頭口中知道,自己在放逐之地門戶口遇見的那個神秘人物,便是紅名村中最為古老的存在中的第二人。至于他叫什么,有什么來歷,老頭卻是模糊的帶過,似乎不愿意提及、隱隱的更是不敢去提起。

    而在村莊外的那能看透任飛內心所想的年輕人,便是古老存在的第三人。在這二人之上,還有放逐之地真正的老大級別人物,只是那個人,卻是連老頭都未曾見過,未曾知道的更為神秘古老的存在。

    放逐之地,顧名思義便是流放罪犯的地方,他們這群擁有著極強實力且殺戮極深的老家伙們,用罪犯來形容他們,有些過了,畢竟實力顯擺在哪里,且當年都未曾被中州的大人物們奈何,如今就算是隨隨便便走出去一個,也足矣給如今的中州帶來翻天覆地的震動。

    放逐之地的天空永遠都是泛著詭異的鮮紅。仿佛殷紅的鮮血般隨時欲滴落下來。這里沒有白天和黑夜,也沒有月光和太陽,有得只是漫天的風沙以及荒蕪寸草不生的戈壁。

    任飛一直想搞明白,荒蕪沙漠和放逐之地之間的聯系在哪里,放逐之地本身是不是就屬于荒蕪沙漠的一部分,可是幾天的行走,幾日的奔波以及從那些老不死的嘴中得到的消息證明,放逐之地乃是一塊自成空間的大地。至于從何而來,這個問題恐怕只有那古老的三個變態存在才知道了。任飛卻是沒有得到答案。

    行走在這荒蕪的戈壁之中,承受著四周凜冽的風暴,任飛的心沉甸甸的。

    和酒鬼老頭的一番交談,任飛最終接下了老頭的任務和囑托。可在接到任務的那一刻,任飛并沒有尋常玩家般那般對任務的興奮,反倒是覺得身上的擔子又重了幾分。

    游戲終歸是游戲,無論怎么改變,也終究不及現實。任務這東西,對于尋常的玩家來說,完成與否也不是有太大的影響,再加上隨著玩家的綜合水準的提高,一切任務也都會在實力的提升中變的簡簡單單。

    可是當任飛的目光再次觸及到任務面板中那行“被詛咒的放逐之地”時,心情卻總是格外的凝重。

    任飛的經歷除了他自己,是沒有人知道的,最起碼任飛是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也正是因為歷史給他的機會重生,這讓任飛對人生的道路看的更加的重,對生命的理解也上了一層樓,第二世界這個游戲,曾經是任飛的終點,如今又是任飛的起點,或許在其他玩家的眼里,游戲也就只是游戲罷了,就算再擬真也還是游戲,可任飛卻一直堅信,第二世界這游戲已經不是單純理論上的游戲,而是他重頭開始的故鄉。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