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第二世界的排名已經很久沒有任何變化了,逆天以45的等級依然高懸榜首。隨后的百名以內的玩家等級都在44和43左右。和任飛的差距已然拉近了很多。

    等級并不能代表太多的東西,好比流云、如今只是才41級,卻可以和任飛打的旗鼓相當。第二世界高手之多,不可小噓。以至于如今的任飛對等級反倒并沒有初識那般看的極為重要。

    但若論起名聲,恐怕第二世界還無人能和任飛相比。特別是任飛的臭名昭著,幾乎整個第二世界的玩家都清楚。那一場爭奪和殺戮讓中州區和第二世界的玩家牢牢的記住了逆天的名字。

    但不管怎么說,中州區的玩家排在其他過去之前,也讓大多的中州玩家對于任飛有一種莫名的情感。說不出、道不明。

    在天罡城內轉悠了一圈,任飛把包裹內在年關中收集的一些材料存在了倉庫之中,又在隱藏商店之內買了一些必備的藥品,便向著城內的鐵匠鋪而去。

    如今隱藏商店已經不再是什么秘密,初識任飛的優勢已經被無所不能的玩家摸透了,每一個城鎮之中的npc乃至角落,都有玩家的身影。唯一還占著便宜的就是任飛是這些店鋪的第一個顧客,還有著一些極大的優惠和好處。倒也不在乎其他玩家發現。

    買好了酒菜,任飛顯得極為高興的推開了鉄鑄所在的鐵匠鋪。

    每一次來看鐵老,任飛都會提上一大堆的酒菜,雖說百十個金幣肉疼的很,但是為了長遠的計劃,卻也并不打緊。鐵老鍛造出的東西,每一樣拿到拍賣場可都是寶貝啊。那錢可不是一頓飯菜能比的。

    今日并不到約定取走裝備的時間,但任飛卻另有其他事情需要鐵老幫忙,俗話說得好,無事不登三寶殿,任飛這行為,卻也該被鄙視一番。

    剛一推開門,任飛便發現有些不對勁。

    今天的鐵匠鋪顯得安靜了許多,特別是這種安靜之中,多了一種肅殺的味道。在推開門的那一剎那,彌漫的肅殺氣味便愈加的濃郁起來。

    任飛提著酒菜的手不由的一緊,眉間皺起,匕首已經悄然的握在了手中,雖說這是在中州十大主城之一的天罡城中,戒備森嚴,守衛無處不在,目前來說,還真沒人敢在主城之中惹事,可一切都是不定的。沒有絕對、只有相對。

    門扉的響聲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院內眾人的耳中,一眾人的眼光也都盯了過來。

    數十道目光同時落在任飛的身上,猶如一條條毒蛇一般,讓任飛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原本打算做好一切應變的任飛看清了院內的眾人時,悄然的把匕首收進了背包之中,賠笑的看著場中眾人。

    任飛的動作并沒有瞞過在場的眾人,但沒有人說什么。

    “乖乖、清一色的大刀侍衛、那領頭的看一聲火紅的裝備,應該是中州皇城內的統領級別的boss,難怪說自己感覺到一股肅殺之氣,這一伙人朝這一站,得,自己居然還想打個措手不及,幸好沒有找死。”

    心里嘀咕著,任飛不免也有些疑惑起來,這些人沒事跑到鉄鑄老頭家里干嘛?

    一眾npc大刀侍衛并沒有把任飛放在心上,只分出兩人過來看著任飛,任飛姍姍的提著酒菜,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往哪里放。

    “大師、此次有關天下,這件事情乃是陛下所托,還望大師能體諒!”

    鐵老頭被眾人圍在中間,卻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樣子,反倒是兀自的喝著酒,那統領躬身對著鉄鑄行禮道。這話以出口,任飛更加的疑惑起來。

    鐵老頭早就注意到了任飛,絲毫沒有在意身處的環境,招手讓任飛過來,任飛看了看左右,踏步而去,獻媚的遞上酒肉,眼睛卻一個勁的對著鐵老頭眨個不停。

    人形npc的智商和正常人無疑,但對于任飛的眨眼,鐵老頭卻假裝沒有看到。不急不緩的吃著喝著。眾人也就這般看著。

    “大師、你看,這事情”

    統領面露焦急之色,卻不敢對鐵老頭發作,低頭道。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