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逆天:等級零級。職業:盜賊、隱藏職業:暗殺者(準)。hp2355,mp1400,擁有技能:連擊、背刺、急速、潛行、暈眩、悶棍、一擊必殺、隱藏職業技能:死亡舞步、黑暗吞噬、靈魂撕裂、暗殺嗜靈、、、、、、、、

    對手的資料一覽無遺的出現在了任飛的視線當中,讓任飛赫然震驚的正是這些資料。

    “怎么會?怎么可能?對手的屬性、資料怎么會和自己一模一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個游戲,一個世界,可能出現面龐一樣的人,可能出現個性一樣的人,但是出現一個以上兩點都相同的人,卻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可這游戲之中,這種情況卻是清晰的擺在了任飛的面前。

    望著那張和自己一樣的臉龐,望著那個和自己屬性一樣的人,任飛徹底的呆住了。

    “怎么?看見你自己也會如此驚訝嗎?”對面的任飛開口道。

    任飛沒有回答,依舊處于震驚當中,而在另一側的流云,在此刻也是一樣的處于石化狀態,似乎遇見了和任飛一樣的情況。

    任飛轉頭看了過去,果不其然,站立在流云面前的那個人,和流云長相也是一樣,只是黑霧彌漫其身,看上去有些陰沉罷了。

    “這tmd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出現相同的人。”

    一系列的問號同時的出現在了任飛和流云的腦海之中,任他們想破腦袋也無法給出答案。事情就是這么詭異,就是這么突然,那兩團由冥衛化成的黑霧就凝聚了兩個同任飛流云一模一樣、甚至屬性都一模一樣的人來。

    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舌尖,疼痛瞬間傳遍了整個腦海,任飛看著眼前的自己,不得不承認這就是事實。

    “戰勝我,你就有機會,”對面的冥衛開口道。

    任飛迅速的回轉過神來,看著對面的自己,眼神極其復雜,隨即卻是迅速的鎮定了下來。

    “不管你到底是冥衛還是冥月所化,我還是我,你怎么改變,也終究不會變成我。鬼把戲,迷惑的手段未免也太過請看我逆天。”任飛冷冷的道。隨即不再多說什么,直接沖向了對方。

    一旁的流云也是如此,很快的鎮定了下來,和那冥衛戰在了一起。

    “是不是你自己,打過便知道了。嘿嘿、、、殺死自己的滋味,想起便舒服。哈哈、、、、”冥衛高聲的大笑了起來。面對任飛沖過來的身影,冥衛手掌一翻,一把同樣血紅的匕首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任飛瞳孔一縮,認出那把匕首赫然正是自己手中握著的靈魂吞噬。

    欺身而上,任飛匕首改刺為削,匕首緊貼在手臂之上,橫移的劃過假逆天的脖頸。

    對方似乎早已預料到任飛的攻擊,身子頃刻間化為了虛無,消失不見,任飛駭然,前沖的勢頭立馬剎住身子,匕首回身刺了過去。

    一道身影突然的冒了出來,恰好的出現在了任飛的背后,血紅色的匕首正好刺向了任飛,任飛橫檔的及時,兩把匕首在半空相遇,兩人同時悶哼一聲,倒退開來。

    “果然不愧是逆天,居然知道我的下一步動作。那么再接一招看看。”冥衛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同時響起,任飛根本沒有抓住對方的身影,對方屬性技能和任飛一樣,任飛直到此刻才終于確定下來,對方就是一個自己的翻版。剛才那技能,明顯就是隱藏職業的死亡舞步。

    下一刻,他又會出現在哪里?

    五秒的瞬移效果,時間過的極快,冥衛抓住這時間,身子突兀的出現在了任飛的左側,任飛急忙閃避,可是對方卻沒有發動攻擊,詭異的露出一張笑臉后,再次的瞬移了開去,出現在了任飛的右側,這一次,任飛卻是根本沒有發現,等到發現時,匕首已經刺進了自己的腰部。

    對手一擊便退,速度反應之快,比之任飛有過之而無不及,腰間傳來的疼痛讓任飛猛然驚醒。這才記起,對手的一切技能都和自己一樣。

    “怎么樣,連擊的滋味舒服吧?這可是你慣用的手法,不是嗎?逆天?”冥衛的聲音陰惻惻的從一旁響起。

    任飛頓聲望去,已經失去五秒死亡舞步效果的假逆天正站在任飛身邊不遠處,邪笑的看著任飛,右手握著的匕首上還兀自的滴著鮮血。顯然,是任飛的。

    剛才對手的一擊足足要去了任飛近一半的血量,突然的瞬移加上攻擊,加上技能連擊的效果,即使是任飛的防御,也是吃不消,被對手干掉了一半的血量左右。

    任飛沒有回答,苦笑一聲,看向不遠處戰做一團的流云,知道那一邊是不可能幫助自己的了,說不得和自己一樣,有些吃驚和錯亂。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無論是技能、屬性、實力、我都可以說是比你更了解,這一戰,你輸定了,知道為什么嗎?嘿嘿、錯就錯在,你們不該惹怒我,不該激怒我用出這一招,一旦用出,那么,你們就只有一條路---死。”冥衛開口道。那一切地虎都掌控于他手中的感覺讓他在此刻看上去是如此的瘋狂。

    可任飛卻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兩次的攻擊,對手對于技能的運用都明顯的強于自己,就拿死亡舞步來說,自己絕對沒有那么精確的控制,十米范圍內,自己都只能大概的捕捉到下一個點的位置,而不能做到剛才對手那般準確的從左側到右側再到發動攻擊偷襲的效果。

    “這一戰,看來真的很難很難,tmd,居然和自己戰斗,而且還被自己刺傷了,這打的,可真他媽的郁悶。”任飛嘀咕著道。

    “你終究不是我,即使你比我更加強大又如何?嘿嘿,不過是殺死戰勝自己罷了,我逆天,可從來沒有怕過。”任飛在片刻的鎮定后,緩緩的道。

    “是嗎?”假逆天邪邪的一笑,隨即卻是詭異的看了一眼任飛,身子突然間轉換方向,向著流云的方向跑了過去。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