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正式的戰爭拉開序幕,在沉悶的號角聲后,是短暫的退兵集結,隨后又是一陣低沉的鼓聲,三方仿佛都是約定好了一般,第一波攻擊全是隱藏在戰士陣營后方的弓箭手所做出的箭雨攻擊,隨后便是法師、術士的法術攻擊、

    任飛和流云很郁悶,郁悶到了極點,直到此刻,他們才明白當初那壯漢所說的話背后所代表的意思。

    “這哪里能有什么好運,即使是用出死亡舞步這等逆天的技能,五秒的時間之內,根本沒法離開箭雨法術覆蓋的區域。”

    “鬼系統,這tmd任務還讓不讓做啊,我就一路過的,現在倒好,成了眾矢之的。”

    任飛憤慨的罵著系統,卻始終沒有做出過激的動作,比如對著天空豎起中指,不然那死法來的更快。

    箭雨急速的射來,對著任飛二人攻擊而來的法術箭雨都來自妖族、魔族一方的陣營,人類一方沉默著只是對敵人發動攻擊,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保護任飛兩人。

    可這樣的保護沒有實質性的進展,面對這樣的攻擊,就任飛他們的小身板和實力,根本無法阻擋。

    閉目等死嗎?

    媽的,系統不可能設置沒有一點希望的任務,這其中肯定有什么我們沒有發現的地方,可究竟在哪里?在哪里?

    腦袋急速的運轉,兩人絞盡腦汁的想著種種應對的方法,可是卻始終抓不住那一道亮點。

    就在兩人陷入沉思的時候,向著二人飛馳而來的攻擊便已經到達頭頂,避無可避,二人只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即將被這些弓箭射成刺猬。

    這一次沒有奇跡發生,沒有什么絕世猛人再站出來幫助任飛二人。

    漫天的箭雨就如同蝗蟲般無邊無際,密密麻麻,瞬間覆蓋了三大陣營留出來的真空區域。

    整篇戰場上到處都是交織在一起的弓箭法術,那片子很空區域內,任飛兩人的身影已是不見,怕是已經在這一波攻擊中死去了。

    人族一方,那幫助過任飛兩人的壯漢赫然站在隊伍的最前方,手持巨大的青龍偃月刀,望著那空空如也卻已經被箭矢覆蓋了整個區域的中心地帶。良久才開口道。

    “小家伙們,看來好運還是沒能降臨在你們身上啊,嗯?上面到底是怎么想的?這兩實力如此不堪的小家伙怎么會出現在戰場之上,看來回頭還的問問那就只知道坐在冰冷的大殿中的家伙才成了。”

    “騎兵結陣,萬人為隊,沖鋒。”

    “戰士緊隨其后,殺了這群狗-娘養的。”

    “那最后面的弓箭手和只會放煙花的卵蛋法師們,給我對著敵人的陣營狠狠的打。媽的,兄弟們,跟著我沖。”

    “媽的,拼了命的給我殺,爺們就要有爺們的樣子,可別回頭被屋里的娘們些笑話。”

    壯漢聲震四野,向著四周的不對發出了各種指令,率先領著身后幾隊萬人的騎兵隊伍向著敵人的方向沖了過去。

    第一波的箭雨過后,便是隊伍的真正交鋒,騎士當前,戰士隨后,術士法師給所有人加祝福等狀態,并給對方造成種種騷擾。

    這樣,才是真正的戰爭。

    魔族、妖族一方大抵也是如此,在自己一方高層的命令下,不對開始了沖鋒。

    喊殺聲、嘶吼聲,再一次彌漫了整個戰場。這一次,戰爭真正的開始了最為血腥慘烈的爭奪。

    身體上傳來的劇烈疼痛感讓任飛緩緩的醒轉過來。

    “這是死了嗎?怎么身體還那么疼,媽的,活都活了,這百分百的疼痛怎么還沒有消失?咦?”

    “怎么沒有傳送陣,沒有監獄?”

    任飛站立起身子,向著四周打量,這一看之下,任飛愣住了。

    四周到處都是廝殺的身影,赫然,自己所處的位置還是在上古戰場之中。

    身上又是一陣疼痛感傳來,任飛痛苦的彎下了腰,向著自己的身體看去。

    只見自己的身體之上此時居然覆蓋了無數的箭矢。

    “這樣都還沒死?難道說運氣降臨了不成?”

    戰場之上,此時再次的廝殺了起來,三方勢力的再次交戰,隊伍有組織的進攻,便沒有了剛開始任飛他們所見的那般殺紅了眼的沒有理智的胡亂攻擊,雖然四周的所有敵人都是雙眼通紅,處于血腥的廝殺之中,可是每一次的攻擊,卻都是配合著身邊的同伴和隊伍進行。殺傷力和防御力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而且三方部隊的士兵實力在此刻也不知為何提高了兩倍左右。

    突然從兩隊廝殺的隊伍中間冒出一個被箭矢布滿了全身的怪人,雖然所有人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可也不免被嚇了一大跳。

    這冒出一個也就罷了,片刻之后,又冒出來一個,這一幕讓這一小塊區域的眾人都片刻的停下了打斗。駭然的看著被箭矢不慢全身的兩個怪物。

    “你也沒死?”

    、

    “媽的,沒死估計也快了,還剩下一滴血,全身疼痛的要命,”任飛罵罵咧咧的道。

    四周短暫的沉寂之后,拼殺的兩方便再次的沖殺了起來,雖然震驚了片刻,可是腦海之中的殺戮氣息卻是越來越重,不管眼前兩人因為什么沒死,那么死在自己手中也是不錯。

    廝殺的妖族魔族兩方,同時向著任飛兩人殺了過來。

    “你就像個刺猬。”任飛看著流云大笑了起來。雖然不知為何沒死,可是全身的疼痛以及剩下的最后一點hp。估計在下一刻也不會多活。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流云沒好氣的說。

    “看來咋們還是要死啊。對了,回頭去新手村找我,這一次,估計真的從頭來過了。”任飛道。

    流云剛想開口說些什么,可就在此時,一柄長劍直接貫穿了他的身體,從背后穿透而過,那正要說出的話就這般卡在了喉嚨口,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

    任飛看著這突然的一幕。道:“去吧,回頭我就來陪、”

    “你”字還沒說出口,身后幾把大刀也同時落在了任飛的身上,劇烈的疼痛感從被劈砍的地方傳進腦海,任飛悶哼一聲,嘴角溢出鮮血,臉色無比的蒼白,緩緩的倒了下去。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