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抱歉。今天的遲到更新了。悲劇,本來早該更新了,但心情有些糾結,才導致現在更新。

    被扣了一萬點擊,聽丫大說是技術部說有刷點嫌疑。導致心情有些低落,好吧,還是疑惑迷茫,這頂帽子壓下來滋味的確不好受,畢竟小七是什么為人,還不至于去刷點。當然,這兩天的點擊的確有點高,也有可能是朋友處于好心了,也有可能是被誰舉報然后就這樣。但是不是,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也沒必要去深究了。

    想了想,寫書還是就這樣吧,寫自己想寫的,就對了。

    放逐之地的天空永遠都是泛著詭異的鮮紅。仿佛殷紅的鮮血般隨時欲滴落下來。這里沒有白天和黑夜,也沒有月光和太陽,有得只是漫天的風沙以及荒蕪寸草不生的戈壁。

    任飛一直想搞明白,荒蕪沙漠和放逐之地之間的聯系在哪里,放逐之地本身是不是就屬于荒蕪沙漠的一部分,可是幾天的行走,幾日的奔波以及從那些老不死的嘴中得到的消息證明,放逐之地乃是一塊自成空間的大地。至于從何而來,這個問題恐怕只有那古老的三個變態存在才知道了。任飛卻是沒有得到答案。

    行走在這荒蕪的戈壁之中,承受著四周凜冽的風暴,任飛的心沉甸甸的。

    和酒鬼老頭的一番交談,任飛最終接下了老頭的任務和囑托。可在接到任務的那一刻,任飛并沒有尋常玩家般那般對任務的興奮,反倒是覺得身上的擔子又重了幾分。

    游戲終歸是游戲,無論怎么改變,也終究不及現實。任務這東西,對于尋常的玩家來說,完成與否也不是有太大的影響,再加上隨著玩家的綜合水準的提高,一切任務也都會在實力的提升中變的簡簡單單。

    可是當任飛的目光再次觸及到任務面板中那行“被詛咒的放逐之地”時,心情卻總是格外的凝重。

    任飛的經歷除了他自己,是沒有人知道的,最起碼任飛是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也正是因為歷史給他的機會重生,這讓任飛對人生的道路看的更加的重,對生命的理解也上了一層樓,第二世界這個游戲,曾經是任飛的終點,如今又是任飛的起點,或許在其他玩家的眼里,游戲也就只是游戲罷了,就算再擬真也還是游戲,可任飛卻一直堅信,第二世界這游戲已經不是單純理論上的游戲,而是他重頭開始的故鄉。

    這里的人,這里的物,已經幾乎相當于他現實的一部分,風風雨雨的從1級到現在的38級,任飛看待自己更多的是像一個小孩子般慢慢的長大,雖說這個長大的過程有些太快。但無論如何,任飛就是無法把這看作是游戲來對待。

    冥冥之中,任飛總是感覺到這游戲與自己的重生有著必不可少的關聯,自己一直試圖在尋找這份關聯的聯系所在,只是這條路卻是還太漫長。

    從酒鬼老頭處接到的任務是解除被詛咒的放逐之地,這任務也幾乎就是整個放逐之地除了三個古老的變態存在之外剩下的十二個人的殷切期盼。

    一開始任飛從來沒有想過來到這里后會與自己的重生扯上什么關系,也沒想過這里的任務會是多么的驚天動地,可是酒鬼老頭的一番話,卻是徹底的在任飛的臉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打的那么深那么痛。

    任飛還記得,就在自己答應酒鬼老頭的囑托的那刻,來自系統的機械般的聲音。

    “玩家逆天接受來自放逐之地眾人的囑托任務:被詛咒的放逐之地。任務有效期限三天。任務期間,玩家逆天不可下線,任務有限期滿,任務未完成,視為自動放棄以及任務失敗,任務失敗將失去全身所有物品。等級自動調為一級。”

    簡短的系統提示語讓任飛愕然片刻后,突然間聯想到了許許多多的東西。

    天機者?暗殺者?神降之子?隱藏任務?時間限制?等等等等。

    似乎暗中有一條繩索把這些東西和任飛緊緊的綁在一起。卻又沒有挑明到底之間有什么聯系。

    而更加重要的是,從任務中流傳出來的信息讓任飛明白,放逐之地那古老的傳說之中,等待著一個人來揭破那神秘的詛咒之人,看來多半都是自己了。

    當然,這一切是那些npc殺手所不知道的。不然也就不會冒出放逐之地中另外一個玩家也接了相同的任務。就任務的性質來說,所有的玩家都可以接受這些任務,但詭異的就是,接受任務的條件,時間限制。

    在那一刻任飛聯想到了自己的隱藏職業任務,便是有時間限制,凡是有時間限制的任務,那么就算是專職任務,也就是說這個任務只有擁有系統提示的時間限制的玩家才能做,才能完成,整個世界是不會再出現相同的任務。即使出現,性質也將不一樣。

    而另外一個同在放逐之地的玩家,他接受了這些老不死的囑托和自己怕是一樣的,只是這其中的區別,就只有雙方坦誠的坐下才知道了,任飛卻是明了,畢竟他有著前世的記憶。

    話說到這里,一切也就都明白了起來。唯一還疑惑的,也就只有這條線之中為什么選擇的就是自己了?

    一經選擇,便絕無退路,就好比隱藏職業的任務一樣,要么生,要么死,雖然游戲并不是真正的死亡,可是打回一級,失去所有自己的優勢,那樣的生存和死又有什么區別。

    歷史給了任飛機會,這機會背后代表的是改變什么,任飛不知道,但是自己卻絕不愿意從頭來過。專職任務,這是重生后就給自己安排好的路線嗎?這些聯系的終點究竟隱藏著什么?

    疑惑,深深的疑惑幾乎籠罩了任飛的整個身心,也正是于此,任飛感覺到沉甸甸的責任和壓力。

    ------------------------------------------

    臨別時,放逐之地的眾人把任飛送到了村口,便停了下來,再踏出一步,那未知的是什么,這些活了上萬年的老不死卻是不愿意去嘗試的。

    眾人都沒有說話,沉默的像是送自家的孩子上戰場一般。眼中帶著關切,帶著期盼。帶著一絲希望。

    這樣滴的神態出現在這些曾經縱橫睥睨,殺人如麻的殺神眼中,顯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任飛明白,萬年的時間,已經徹底的消磨了他們這些人得銳氣,被壓在心底很深很深的地方,內心中唯一掙扎的便是走出這里,回到曾經他們的故鄉。

    任誰也想不到,這些曾經的風云人物,如今會變成這個樣子。正如傻二愣子在臨別時冒出的話語。

    “小家伙,我們這群老不死的最后希望可就在你和另外那個小家伙身上了,若是給我我們希望,少不得你們的好處,若是完不成,到時候老子不撕碎了你。”

    這話語從一個呆頭呆腦卻曾經屠殺過一城的家伙嘴里冒出來,已經沒有往日的震懾之力,反倒是有些滑稽好笑。

    但任飛沒有笑,在頭也不回的向著這群老不死提供的地方而去的時候,任飛清楚的從他們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恐懼。

    “他們也是在害怕嗎?”

    “害怕最后的希望終究會變成絕望?”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