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中州區在整個游戲運營近四五個月的時間里,難得的再次迎來的平靜,任飛突然失去消息后的一周內,整個中州區的絕對部分人都幾乎搜遍了能搜遍的一切玩家能抵達的地方,可是一無所獲。

    任飛就像是突然從這片世界中消失了一樣,未見蹤影,而系統說好的每隔二十四小時一次的通報也消失不見。只有零散的消息讓玩家們知道,任飛最后一次出現的地方乃是荒蕪沙漠之中。隨后便不知所蹤。

    在中州區難得的一次大風波之后,再次的平靜了下來,畢竟少了一個人,地球還是一樣的要轉動,少了一個人,游戲一樣的要運行,玩家一樣的要進步。所以此事在一開始玩家還津津樂道之后,便只有一少部分人還經常的提及,其他曾經有憤怒的、有貪婪的等等玩家在罵罵咧咧中回到了殺怪升級的狂潮之中。

    當然,那些個和任飛有著難以洗刷的仇恨的組織以及人物卻是從來沒有放棄就這么算了,只是在等待著合適的機會,那個人的重新出現。

    有人憂愁有人喜,任飛現實的兄弟伙伴們,以及那些與任飛有著交情的人們卻反都是暗自的松了一口氣,雖然聯系任飛一無所獲,可是這樣總好過被追殺的日子,最起碼,那家伙還是安全的。

    這一切的事情,處于放逐之地的任飛是不知道的,連續一周左右的時間內,他一直呆在放逐之地的小村之中,每天只是下線補充一下身體所需的營養物質,瀏覽一下官網的最新消息,其他時間則全在放逐之地中和那群流氓加酒鬼加無賴的傳說級殺手們廝混在一起。

    一周的時間,足夠任飛對于整個放逐之地有所了解,當然,這也只是僅限于外表上所看到的放逐之地,至于那隱藏在深處的秘密,任飛卻是一無所知。

    就了解的信息來說,任飛給與放逐之地的唯一評價只有幾個字:窮、很窮、特別的窮。

    整個小村本來就不大,四周破敗的房屋也大概的可以知道這里是什么情況,可是一周的了解,任飛才知道,這小村遠遠比表面上看到的還要窮。從街頭到街尾,有人居住的地方加起來不超過十座,而有貨物販賣的地方,卻是一處都沒有。這讓本來想打算補給用品的任飛無比的郁悶。

    “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真不知道這群老不死的是怎么混過來的。”

    狠狠的給自己的嘴中灌了一口火辣辣的烈酒,任飛嘟囔著罵道。

    手中的烈酒算是整個小村中唯一還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小酒館中生產的。或許是這群人造就的殺戮太多,以至于上蒼都有所不容,所以這里的荒廢算是對這些曾經無比囂張的家伙們的一個懲罰吧。以至于這小酒館成了整個小村中唯一讓那群老不死的家伙們寄托精神存在的唯一所在。

    也正是因為此,任飛才知道,為何那天在知道自己有幾壇在第二世界中只能算是平常酒液的年份只有二十年左右的女兒紅,居然就能引起這一群人不顧身份的對一個新人實施搶劫以及最后因為分贓不均,而爆發出的一場為酒的大打出手。

    最終的結果如何,被眾人扒得只剩下內衣內褲的任飛是沒有看見的,悲憤的他帶著對某些老不死的十八代祖宗的無聲問候狼狽而逃,而根據事后任飛從那些老不死家伙們嘴中得知的消息,小村中的幾人小打小鬧了之后,最后的一壇酒居然是那個稱之為傻二愣子的家伙得到了。

    老不死的家伙們嘴中所謂的小打小鬧,在任飛最終看到浴血而歸的傻二愣子時,終于明白,那一場為酒而發生的爭奪是何其的慘烈。可看四周家伙們的眼神,似乎這樣的小打小鬧在他們的眼里是最平常不過的。

    再次的狠狠灌了一口并不怎么好喝的劣質烈酒,罵罵咧咧中無比的懷念自己怎么就不給自己留下一壇子女兒紅的情況下,任飛把目光看向了小酒館中東倒西歪的眾人。

    傻二愣子就靠在離任飛最近的一張桌子上,那壇子女兒紅還被他抱在懷里,只是里面的酒卻是在當天便被這傻大個給解決的一干二凈。

    任飛目光微凝,幾日的相處,對于這個小鎮上僅存的的十多個傳說中活了上萬年的老家伙們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最近桌上的傻二愣子算是任飛了解的最深的一個,別看其名字被大家稱為傻二愣子,顯得庸俗無比,可這家伙的歷史可是無比的血腥。

    用那群老不死的話說,這家伙的腦子就有毛病,平常一副呆頭呆腦的模樣,可是一旦有人激怒了他,那么處于狂暴邊緣的二愣子就是一個無比恐怖的人形絞肉機,模糊的當年,這家伙好像就是因為被人激怒了,一氣之下屠了中州區的一座小城,死傷幾十萬的人口,讓這家伙成功的成為了當時天字榜上被通緝的頭號罪犯。

    結果證明,在中州派出了無數的頂尖高手追殺之中,這家伙居然活了下來,且成功的抵達了放逐之地。成為了萬年前最后一個流放放逐之地的npc。

    怎么看,任飛也始終把這顯得有些傻乎乎的家伙和狂暴的殺人狂聯系在一起。但是事實總是事實,能身在放逐之地的家伙,哪一個背后不是有著無數人的血腥過往,哪一個不是手中有著數十萬冤魂的劊子手。

    目光從傻二愣子的身上逐一掃過小酒館內的所有人,任飛沒有尋找到自己想要尋找的人物。那個當初在放逐之地的門戶入口處傳音給任飛的神秘人物。

    “他究竟是誰?”任飛迷惑,幾日的打探,可得到的消息卻是眾人的一致沉默,似乎那個人在這群殺人不眨眼的老家伙的眼中,口中,也是不可輕易提及的存在。

    雖然得不到任何信息,可任飛還是試圖尋找一切蹤跡,冥冥之中,他感覺的到,自己在這放逐之地的經歷必然要與那個人之間有所聯系。這是兩者之間會發生什么,這就不是任飛所了解的了。

    “喂,新來的小家伙,我們做比交易怎么樣?”

    一道蒼老的聲音在任飛的耳邊突然的響起。

    任飛轉頭,正好看見那個最開始打劫自己的老頭正一晃一晃的向著自己走來。邊走還邊向嘴中灌著大口的烈酒。

    任飛沒有回答,眼光中不易察覺的閃過一絲光芒,嘴角翹起一抹弧度。

    “看來這群老家伙們終究還是忍不住了。”

    “小家伙,我們做個交易吧。”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