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夜早已在任飛的獵殺工作以及被追殺中去了大半,對于第二世界的時間來說,清晨馬上就要來臨。

    天邊已經開始有了點點泛白的光芒,恐怕不出片刻,晨光便要躍出地平線來。

    躺在草叢中的任飛不想有絲毫的動彈,全身的屬性都降到了1,他知道自己現在什么都不能干,需要等待30分鐘后才能恢復。就連最基本的走動,相對于此時已經身心疲憊的他來說,也是那樣的奢侈。若是有一只怪物此時正好經過這里,哪怕是一只只有五級的變異白兔,恐怕也足矣要了任飛的性命。

    不知道是自己虛弱到真的已經沒有了絲毫的力氣去傾聽四周的聲音,還是四周安靜的根本就沒有任何動靜。任飛有些不敢相信怪物遍布的第二世界怎么會突然間變得如此寂靜。

    “tmd,想什么,難道希望四周不安靜不成,真不安靜的話,恐怕也就是死的時候了。靠,自己沒必要這么作賤自己吧。”任飛嘀咕著埋怨自己。

    可老天爺似乎真的在應驗著任飛腦海中所想的一切。一陣雜草與某種東西摩擦的“沙沙”聲闖進了任飛的耳朵。

    “不會這么倒霉吧?剛出狼窩,又如虎穴,還讓不讓人活啊。”任飛悲嘆的道。

    雖然悲嘆著自己的命運,可是任飛卻不是甘愿被命運捉弄的主,即使再危險的情況下,只要有一線生機,任飛便絕對不會錯過。

    也不知道這一次是怎么回事,使用了天神降臨后的身子比之往常要虛弱的多,就連走路移動都顯得無比的困難,艱難的移動著身子想要朝著雜早深處躲去。這是任飛最后的機會:避開那聲音傳來的方位,等待依然那小妮子的到來。

    游戲系統中對于組隊狀態下的人物是有設定的,雙方在同地域內,都是可以在虛擬的小型地圖中查探到對方的位置,距離根據遠近呈現七彩的顏色,而在一起的時候,則是只有一桿隊旗的標示,正是因為這樣,當初依然迷路的時候,任飛才能最快的找到她。而對于那有些傻乎乎的小妮子,任飛在這些方面可是細心的交代過。

    任飛的移動不可避免的也發出了“沙沙”的聲響,雖然很小,可是草叢中發出聲音的來源處似乎已經聽到了這邊的動靜,向著任飛方向移動的速度加快了許多。

    “完了,這下真的是自掘墳墓了。”大概的憑著聲音計算著兩者之間的舉例,任飛知道自己移動已經跟不上對方的步伐了,也就再懶得有所動作。透過細密的雜草想要看看這可能結束自己生命的家伙究竟是誰?

    這一看,任飛的心卻是徹底的放心了下來。

    “逆天哥哥?你真的在這里啊,你說的沒錯,地圖上標注的綠點果然是你。我就知道你沒死。”依然已經解除了隱形藥水的狀態,穿著一身略顯寬大的灰白色長袍,顯得有些興奮的對著躺在地上的任飛露出一絲甜甜的微笑,腮邊兩個淺淺的酒窩深深的陷了進去,顯得無比的可愛。

    “這叫命大,知道不?扶我起來。找個安全的地方等虛弱狀態過去后,我們再回城,這一次,可是真的虧大了,唉、、、、”

    依然聞聲便立馬跑過去扶起任飛,順著任飛手指的方向,找了個安全的地方兩人休息了起來。

    “剛才逃跑也沒顧得上你,現在看見你也放心下來了。”任飛望著依然道。

    “剛才真的太可怕了,那個血紅色的幽靈好恐怖,有意無意的老是看向我躲身的地方,感覺我似乎都被發現了一樣,而且隱約間我還聽見而來師傅的說話,叫我千萬不要招惹他,而且還讓我逃跑。逆天哥哥,那個人究竟是誰?”依然依舊沉侵在剛才的恐懼中,一臉擔憂的道。

    “準確的說那不是人,是幽靈,是游戲歷史中死去的絕頂人物,你被發現是很正常的,幸好他沒有攻擊你,不然即使你有著隱身的效果,照樣會被殺死。對于他們那些超級boss來說,隱身藥水在他們的面前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任飛感慨的道。

    “哦,只是逆天哥哥,超級boss是什么意思?”依然不解的道。

    “。。。。。。。”

    “對了,雖然今天差點死掉,可是收獲也還是不小,現在閑來無事,咋們正好就地分贓。”幸存下來的任飛暫時甩開腦海中那些生死間的記憶,想起了打來的裝備。

    從包裹中拿出裝備的力氣還是有的,任飛一股老的把打來的裝備全都拿了出來,一時間閃爍著白色藍色光芒的裝備在草叢間交相輝映,偶爾還有一道綠色和紅色的光芒閃現。

    “金幣只有一百多個,也就不和你分了,裝備都在這里,你先看看有沒有適合你用的,就拿走,剩下的咋們再分配。”任飛大度的道。地上的裝備早在任飛撿起的時候便過濾了一遍,每一件都不是適合自己的裝備,倒是有一把匕首很不錯,可是已經擁有七彩裝備---靈魂吞噬的任飛卻是不打算在替換自己受傷的武器。

    依然看見裝備的眼神和平常的眼神完全不一樣,就像是一個小財迷一樣兩眼放光,撲在裝備上左挑右選,任飛看過來看過去卻始終沒有看到依然到底要挑選什么,摸著這樣好看就舍不得放開手,摸著那樣好看也是攥在手里。看的任飛一陣無語。

    “難怪當初自己身后會跟著這傻妮子,整個就是完全版的小財迷一個。”

    最終的分配沒有過多的糾結,任飛把大部分依然喜歡的裝備都給了她,只給自己留下了一把紅色裝備的匕首和一件屬于藍色裝備的戰士鎧甲。看似依然占了大便宜,可是均勻下來,雙方也都差不多,再說兩者之間一個出力,一個出‘運氣’。任飛對依然的印象也不錯,以后還有許多地方要靠依然的。也就沒有什么過多的計較。好好的囑咐了一番依然可千萬不要露出自己的財富,回去以后就趕快存進倉庫或者扔上拍賣會拍賣,任飛才放心下來。

    “對了,逆天哥哥,剛才你走后,我等了好一會才敢離開,發現你掉了幾件裝備在地上。幫你撿了起來,給你。”

    依然把東西放進包裹里,突然間想起了什么,又從包裹里拿出幾件裝備遞給任飛。

    一、二、三、四、五。總共五件裝備被依然拿了出來。

    任飛正疑惑著自己什么時候居然掉了裝備,可是當眼睛看向那些裝備時,一股熟悉的感覺卻是從那些裝備上傳了出來,仿佛就是曾經自己的東西一樣。

    雙手接過五件裝備,任飛一瞬間便判定出了這是一套套裝,腦海中一個念頭閃過,任飛有些不敢的相信的翻看起了裝備的屬性。

    這一看之下,任飛的眼睛頓時便紅了起來。就連雙手都隱隱的有些顫抖。

    “這是、這是專屬裝備,這是傳說中的專屬裝備。而且還是自己夢寐以求的30級盜賊極品裝備。哈哈哈、、、看來運氣始終是站在我這方的。”

    興奮之下的任飛顯得無比的高興,忍不住的大聲笑了起來。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