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叮鈴鈴。。。。”手機的鬧鐘響個不停,一端本來充電的插口正好鏈接在游戲頭盔上。設定的鬧鐘時間一到,便立即讓游戲中的任飛清醒了過來。

    “剛好十二點,還來得及。”任飛看著時間,急忙在屋里收拾了起來,感覺上整齊了一些后,又急忙跑進浴室沖了一個涼水澡,一個月沒刮的胡子也清理的干干凈凈。

    “原來自己長的也不耐。”任飛滿意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自戀般的道。

    今天是2015年11月8號,母親昨晚就打過電話說今日下午2點到xx機場,也是昨晚,雖然知道母親明天就能到家,任飛還是抱著電話和母親聊了近一個小時,平常不怎么愛說話的任飛突然間變得如此有耐心和家人聊聊家常,倒是讓任國棟和電話那頭的任飛母親驚訝不已。還是最后任飛的母親因為忙才掛了電話。

    豈不知其實他們的兒子此時的心里是多么的激動和在乎自己的親人。原來能聽見家人啰嗦的話語也是一種幸福,或許這種幸福只有經歷過曾經家破人亡的任飛才能體會。

    母親今日回來的消息,讓這個小家一夜間變得喜慶了一些,任國棟今日也沒有出去溜達,一大早起床便把屋里屋外好好的收拾了一遍。接著便出門買了一些新鮮的蔬菜等等下廚的東西。誓要好好的下廚做一番豐盛的大餐。

    任飛洗漱完畢,和正在廚房忙活的父親打了一聲招呼,便直接出了門,直奔機場。任國棟看著興奮離去的任飛,突然一拍腦門,沖出門口對著已經遠去的任飛大喊道。

    “對了,兒子,等下回來打幾兩小酒,早上出門給忘記了。”

    “恩,知道了,爸。”

    從家里到機場差不多要花一個小時的時間,此時時間還早,任飛著急著出門卻是還有另外的事情要辦,摸了摸口袋里帶著的銀行卡,任飛嘴角翹起一抹微笑,伸手攔過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

    “還有五分鐘。”任飛看了看時間,嘀咕著計算到。眼光卻是不斷的掃視著出站口,顯得有些焦急。

    “咦?”

    “小妹,怎么了?”機場出站口另外一個方向,一名年齡大概在25歲左右的美麗女子對著旁邊的小妹道。若是任飛回頭看到了這兩人,恐怕第一時間便能認出是誰。而且就任飛的小喜好來說,這一大一小的美女絕對是任飛認知中的極品御姐和蘿莉。

    “大姐,你看那邊那個人,感覺好熟悉。”蘿莉指著任飛的背影,對著大姐道。

    那女子轉頭也看向了任飛,一股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眉間微皺,細細的想了一陣,卻是沒有絲毫的印象,可那股熟悉感卻是揮之不去,好似曾經在哪里見過。

    “好了,小妹,回去以后慢慢想,現在還有事情要做。”御姐拉起蘿莉的手,向著一旁走去。

    “那么熟悉,會是誰喃?”小蘿莉邊走邊歪著腦袋想道,迷惑的表情極為可愛。走出一段距離,小蘿莉突然歡呼雀躍了起來。

    “大姐,大姐,我想起來了,難怪那么熟悉,那個人肯定是欺負我們的那個野人。”

    “欺負我們?野人?”御姐疑惑的看著蘿莉。

    “大姐真笨,就是那個什么第一玩家啦,上次從我們這里敲詐了幾千塊錢的家伙。”小蘿莉憤恨的道。因為任飛當初的行徑,讓小蘿莉對任飛的印象比之其他幾姐妹都要深刻。

    “逆天?你說他是逆天?難怪有些熟悉。”御姐驚訝道。隨即再次向著任飛的方向看去。

    “旅客你好,由b城飛往c城的客機即將著陸........”機場內播音員的聲音在整個大廳響起,原本還安靜等待的親屬們都涌向了出站口,御姐望向任飛地方,哪里還有他的影子。

    “他居然是c城的人,小妹,走,先處理了我們的事情再說,回頭我讓王叔查查看。”御姐想起自己的事情要重要一些,拉起小蘿莉便走。

    “媽,你在哪兒?我在出站口的左邊的柱子旁等你。”飛機上必須關閉一切通訊設施的道理,任飛還是知道的。所以飛機一到,任飛就急忙打起了電話,在幾次的關機提示后,任飛終于打通了。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