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2015年11月1日晚間7點30分。第二世界零紀元2月31日晚間7點30分。

    游戲運行了整整一個月,z國區第一次拍賣大會也如期而至。玩家在這里可以拍賣自己用不了的物品,也可以購買對自己有用的裝備,材料。因為系統的提示,導致了z國區處于仙域的玩家以及修羅區域的玩家都蜂擁而至。

    修羅主城,傳送陣。

    不斷的有光芒閃過,玩家從傳送陣中涌現出來,而修羅主城的大街小巷中,也到處都可以看見玩家的身影。幸好修羅主城的規模很大,不然一般的城鎮恐怕都容納不下這么多的玩家。

    還有半個小時,拍賣大會就將舉行、系統鑒于玩家的數量實在是太大,特地在修羅主城的各個街道上矗立起了一座座巨大的拍賣熒屏,沒有到達現場內部的玩家可以就地在大街上進行叫價拍賣,而且也不用擔心會被人搶奪或者認出自己的身份。系統在這方面都會給予保護以及**。

    但是也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玩家若是出了修羅城的勢力范圍,那謀財害命的勾當可還是有人做的。俗話說的好,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任飛從傳送陣走出來,隨著身邊推推嚷嚷的人群,慢慢的融入到修羅主城中。看著時隔幾個時空的過往城池,眼中不由的出現了迷離。

    前一世,任飛可是沒少來這里打交道。幾乎到了后期,聯盟之間的戰爭還是任務的需要都死必須在修羅主城中才能完成的。以至于對這里的記憶是那么的熟悉。

    看著不遠處依舊矗立在那里的巨大倉庫保險大樓,任飛好似又看見了前一世就在那里對一個算作是死敵的玩家進行偷竊,最終被發現一路追殺的場景。

    如今,時隔已經算是好久好久,可還是仿佛就在昨天。任飛的眼睛中綻放著一股股驚人的光芒。拳頭更是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老天既然給我重生的機會,我絕對要好好的把握,不再做他人的墊腳石,不再被他人任意的欺負。”任飛喃喃自語道。隨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靈一塵,這一世不知道還會不會遇見你。我等著。看是我做你的墊腳石還是你做我的開胃菜”

    “你到底走不走?要走就走,不要站在這里擋路。”突然身后傳來一股大力,一個玩家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了過來。

    任飛心情正在起伏著,被人從身后一推,即使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更不要說現在風生水起的任飛了。

    “對不起,對不起。”任飛眼中利芒一閃而過,隨即卻一反常態的道起了歉。

    “小子,以后走路長點眼睛,別沒事就瞎站在這里,也不看看你什么玩意,這修羅主城舉辦的拍賣大會是你能來的嗎?鄉巴佬,沒見過市面。。”

    那青年玩家油頭粉面的,打扮的很是帥氣。一身合體而且還似乎品階不低的法師袍更是襯托了他高大身影。可看在任飛的眼里,卻是絲毫不懷疑此人在建立角色的時候肯定上調了自己的面貌。而且從其身后的幾個玩家的態度以及眾星捧月般圍繞著這青年,也可得知想必此人在現實中多半是什么富家子弟。

    也無怪乎對方會用那種鄙夷的眼光看著任飛,因為系統初期建立人物的時候。任飛下調了自己的人物面貌10%。本來就長的只算是中等面貌的任飛因此就顯得更加的普通,而且任飛的一身虎皮套裝到現在都沒有換,長久的練級和在野外生活。導致虎皮套裝看上去也不再那么亮麗顯眼。

    “公子,還有半個小時就到了。我們還是快點進去吧。”那青年身后一個戰士道。

    青年再次鄙夷的看了一眼任飛。昂著腦袋便從任飛的身邊走過。任飛嘴角抽動著露出一絲淺笑,就在他們背過身的一剎那,對那青年玩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偷竊成功,玩家逆天成功從玩家寒門小白身上偷竊得到物品----天陽杖。”

    “偷竊成功,玩家逆天成功從玩家寒門小白身上偷竊得到物品----血靈玉。”

    系統連續兩遍的提示成功讓任飛心頭一喜,看來自己的認知的確沒錯。

    其實就在那青年推嚷任飛的時候,就注定了他的不幸。任飛低聲的客氣只是在偵測眼前青年的等級和信息。得到的卻是一個才20級的玩家信息、而在偷竊方面,任飛也算是高手,偷竊也是又技巧的,對玩家和npc、怪物進行偷竊,在對方又戒備或者戰斗的情況下,偷竊的幾率要少許多,而在對反方毫無準備的情況以及對方絲毫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實行偷竊的幾率則是要大上許多。

    任飛就是瞄準了對方這樣的情況,出其不意的進行了偷竊,果不其然,兩次都成功。而見好就收的道理任飛還是懂得。

    一般來說,偷竊時,成功的情況下系統只會提示被偷竊的玩家遭到偷竊。而不會說出偷竊人的名字。而失敗的話,則是會被偷竊方得知自己的一切信息。

    就在任飛耳邊響起系統提示聲音的時候,玩家寒門小白的耳邊也同樣響起了系統的提示聲。

    “系統提示,你被人偷竊,失去物品---天陽杖。”

    “系統提示,你被人偷竊,失去物品---血靈玉。”

    連續兩道的系統提示讓那青年怔在了當場,可當他反應過來破口大罵時,任飛的身影卻是已經遠遁了開去,而且漸漸的融入到了空氣中,變成了透明色。

    技能---潛行。被任飛在偷到成功后毫不猶豫的發動了起來。

    那青年站立在原處,看著四周流動的人群,一張臉瞬間變成了血紅色,咆哮著怒罵出聲來。

    可是任他如何怒罵,四周的玩家卻是當傻子一樣的看待他。

    “又是一個倒霉蛋。”

    “這是他活該,在這修羅主城中,誰都小心翼翼的防備著盜賊的出現,看他剛才那副趾高氣揚的德行,而且還如此歧視剛才那個玩家,保不準暗中就有高手看不慣他的德行出手整他。”

    “對,這種人活該倒霉。”

    四周的玩家毫不客氣的在一旁指指點點的道,那青年只有憤怒著惡狠狠的看著四周的玩家,卻是不敢上前訓斥對方。即使怒意沖沖,可是他還是明白此時在這里可還是不要輕易惹事的好。保不準就碰到比他還要厲害的人物。

    “少爺,怎么回事?”

    “一群笨蛋,我被人近身偷了都不知道。從今天開始,你們被辭退了。一群廢物。”那青年不敢對別人怒罵。轉身卻是把滿腔怒火發泄到自己的手下身上。

    “我的天陽杖,血靈玉。那可是耗費了幾十萬金幣啊。”想起被偷竊的東西,青年仰天悲憤道。

    而此時的任飛卻是早已遠離了人群。在遠處顯現出身影來,看著背包中到手的兩件裝備,而且還是20級的紅色裝備,嘴角露出一抹陰笑,道。

    “寒門小白,哼,今天你運氣好。以后碰見一次偷你一次。囂張,也是要看本錢的。”

    隨即任飛便快速的向著內城而去,拍賣會可是即將開始了。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