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任飛三言兩語打發走老爸,坐在床邊,回想起剛才自己的收獲,不停的傻笑。

    隨后想起這次系統更新,任飛急忙打開自己的電腦,瀏覽起了第二世界的官方網站。

    “第二世界,帶你體驗一個真實的世界。”

    打開頁面,一行火紅的大字便映入眼簾,這是第二世界的公告語,任飛直接忽視不過,點開論壇上的第一個帖子。

    “系統更新公告”

    短短幾分鐘,帖子的點擊率就突破了百萬,回復都有了近千條,任飛不得不感嘆,第二世界的吸引力的確足夠強大。

    “系統更新通告:第二世界自公測以來,玩家一周內突破3000w,截止2015年10月10號,最高時候,同時在線玩家突破5000w,鑒于玩家的不斷增多,系統與2015年10月10號下午2點至2015年10月12日晚上12點進行系統更新,擴大主機容量、調整這段時間出現的一些bug,同時加入一些新的職業以及一些新的功能,對此給所有玩家造成的不便,第二世界致以歉意。”

    任飛瀏覽完帖子,心理松了一口氣,和前一世的系統更新沒什么變化,這些記憶,任飛心中清清楚楚,四處的逛了逛,卻是在投訴區發現一個帖子。

    “第二世界涉嫌作弊。”

    “恩,作弊,”任飛一愣,對于第二世界,任飛還是清楚的,可謂是完全由一臺超級電腦控制,科研人員是不能擅自更改數據,要更改是必須得到z國、m國、y國、h國、r國、d國等國家的科研人員的共同決定以及密碼才能改動的。

    毫不猶豫的點開帖子,可剛看了幾行,任飛就呆住了,這帖子居然和他有關。

    “世界排行第一名的逆天,怎么會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連續升級,幅度變化也太快,如今世界第二才13級,而逆天居然已經18級了。而且是短短一小時內從12級達到18級。希望第二世界給出解釋?”

    任飛這才想起自己那會忙著檢東西,系統不斷的提示著自己獲得經驗等等,只是因為自己被興奮沖昏了頭腦,沒有注意到,現在一看帖子,才知道自己居然已經18級了。

    “難道玩家逆天是第二世界總裁的兒子?”

    “逆天是不是發現了什么bug?”這個回復說的倒是很對。

    “玩家逆天肯定和第二世界內部有關系,強烈鄙視這種靠著背景上位的家伙。”

    “同意lz。。。”

    “。。。。。”

    后面一大堆跟帖的都在討論這個事情,大多數玩家都偏向于任飛是不是和第二世界高層有關系,或者本身就是內部人員。導致大家喝罵一片。

    而只有極少數冷靜和知道內幕的人清楚,這人絕對不是高層內部人員,因為第二世界超級電腦的性征,是不可能作弊的。唯一的只有發現了bug,利用bug才升級這么快。只是這bug怎么這么容易被發現,游戲運行才10天而已,當初的許多bug,可是在公測的時候以及研發的時候,都做了調整的。

    帖子后面并沒有官方給出解釋,眾多的玩家喝罵一片。而第二世界保持著沉默,導致了玩家心里越來越懷疑。帖子迅速被頂到了第一位,點擊,回復都超過了百萬。

    此時第二世界總部已經忙成一團,集團高層召開會議,連忙主持程序調查任飛這次事件。

    本來只是一場系統更新,沒想到結束前還鬧出這么大的事,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可是難堵眾人之口。

    任飛坐在椅子上,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隨手關閉了論壇。

    “嘿嘿,我可是沒有作弊,只是利用bug而已,第二世界應該會給出合理的解釋,只要不威脅我的利益就是,看來第二世界多半都會來找我商量。嘿嘿。。。”任飛回想起前世有些玩家發現**ug,利用以后卻不上報,最后被第二世界找上門商量處理問題。因為一旦處理不明,可能遭到玩家的投訴。

    小坐了一會兒,任飛開始計劃起自己這兩天的安排。游戲了10天,自己有些沖動的,自以為自己了解的比別人多,就沖的快,可是自己單槍匹馬,后期都是勢力的對抗,自己人單勢薄,走到后期恐怕難以支撐,就算知道的比別的人多,可是一切都不保險。

    特別是冥冥之中,似乎自己的重生,改變了很多。無論是游戲還是現實。

    “先總結一下吧,把以前的經驗好好總結一下,該利用的,自己知道的知識都要好好的運用。給自己多增加一些本錢,也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任飛如是想到。

    冷靜,冷靜,任飛不斷的提醒自己,不能被重生所了解的知識就完全的沖昏了頭腦。

    一個人得到多少,就必須付出多少。任飛堅信這句話。

    “老板接電話,在不接電話要不人家不理你了……”那很是曖昧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正在總結中的任飛眉頭一皺,似乎又想起了某人。拿過手機,便接通。

    “飛哥,在干什么?”謝帆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剛退出游戲,在家。熊貓,你小子在哪兒了?這么吵?”任飛問道。

    “游戲更新知道嗎?兩天時間,兄弟們沒事做,約出來一起在紅河酒吧聚一聚,就差你一個了,你快點,大家都等你。”謝帆大聲的說道。

    “哈哈,你們一群家伙,你們先high一會。我很快過去,”

    “收到。”

    任飛掛了電話,在電腦前瀏覽了一會,查看上次總結的筆記本中的資料,補充了一些,時間大概在下午四點左右,便和老爸打了一聲招呼,騎著破爛的電瓶車,向著紅河酒吧而去。

    殊不知,此時還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的任飛,卻是因為他的id和一把大火,已經鬧得整個第二世界的高層正在開著集體會議。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