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謝帆站在人群中,看著倒在一旁桌上的美麗女人。急得滿頭大汗,不知該如何是好。

    “帆子,飛哥什么時候過來?現在這情況我們可不好處理,要不我叫兩個小妞帶弟妹上去先休息一會兒?”酒吧的老板李宏在一旁說道。

    “剛才我給飛哥打電話了,差不多現在就該到了。等等吧,這種事情,還是他自己處理比較好。”謝帆想了想道。腦袋卻是左右張望了起來。

    “飛哥,你來了。”謝帆眼尖,左右張望正好看見了一臉煞氣的任飛走了過來,急忙喊道。

    “飛哥。”雖然任飛此時有些邋遢,可是作為老熟人,李宏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開口喊道。手下一眾人無論認得還是不認得任飛,聽見老板喊,也跟著喊了起來。

    “飛哥。”

    “熊貓,怎么回事?你不是說出事了嗎?”任飛點頭示意,嘴上卻是對著謝帆問道。

    “飛哥,出大事了,你自己看吧。”謝帆一臉委屈的指著趴在桌上的醉酒女人道。

    任飛這才注意到,謝帆背后的桌上趴著一個女人,而且這個女人他還很熟悉,熟悉到骨子里去的一個女人------王韻婷。

    此時的王韻婷明顯是喝了酒,顯然已經昏睡了過去。整個臉蛋紅撲撲的,顯得極為可愛。小巧的櫻桃小嘴不時的張合著,不知道在低喃著什么。

    “操,老子以為你被人砍了。媽的,下回別這么嚇唬老子。就不知道給老子省點心。”任飛看著眾人,對著謝帆笑罵道。

    一番話,雖然有些怒意,可謝帆還是感受到了任飛心中的那份擔心與感情。

    “嘿嘿,小弟這不也是擔心嫂子嘛,不嚇唬嚇唬你小子,說不準你還在游戲中。”

    “他再那里,兄弟們,上。”保安室的人現在也都趕了過來。任飛那一身打扮,再人群中顯得很是突兀。保安們也沒多看,直接便向著這邊沖了過來。

    “老大,就這小子。”門口那挨了一拳的保安指著任飛對這保安頭子道。

    保安頭子倒是眼尖,已經看見了自家老板再這里,此刻帶著一群怒氣沖沖的保安。也沒有立馬沖過來。心下一轉,便也看出了一些門道。迎上來恭敬的叫了一聲老板。

    “李宏,給老子出來。聽說我兄弟在你這里出了事,是不是真的?”

    就在這時,門口卻是突然闖進來一群人來,年齡都在20--30歲左右,說話的正是一個染著黃發,打著耳釘,一臉帥氣的青年。

    “飛哥,熊貓,你們沒事吧。怎么樣?今天怎么回事?是不是李宏這老小子欺負了你們,只要你飛哥一句話,現在我就帶著兄弟們砸了他這店。媽的,敢欺負到我們兄弟的頭上。”帶頭的青年正是任飛打電話通知的其中一個,名叫蔣大春。今年24歲,而在他身邊站著一個頭發披肩,遮住了大半部分臉的冷漠青年則是另一個,名叫---羅春。今年23歲。因為一頭長發,加上人也秀氣。大家都叫他--春姐。

    只是一句話的功夫,酒吧外不斷的響起摩托、汽車聲。不斷的有人望里面闖。整個大廳原本還兀自跳動的少男少女也被這些魚貫而入,滿臉煞氣的漢子給驚的停下了舞蹈。

    李宏再一旁不斷的擦拭著額頭,而謝帆則更是在羅春他們出現的同時便躲在了他們身后。嘴中喃喃嘀咕著什么。眼神卻是有意無意的瞄向任飛。

    任飛也鬧得很是尷尬,本以為是謝帆出了什么大事,便叫上以前要好的弟兄便沖了過來。沒想到一切都是因為王韻婷醉酒而起。此時他只得惡狠狠的看向眼神有些躲閃的謝帆。

    “春哥,春姐,沒事,沒事。一場誤會,咋們也有一段時間沒見了吧。哥幾個也該一起聚一聚了,所以打電話叫哥幾個出來喝酒舒服舒服。”任飛額間也滲出了冷汗,這謊撒的,連忙使眼色。

    哥幾個瞬間明白,吩咐手下收拾好手中的家伙、這大廳內什么樣的人都有,保不準就有記者,警察,倘若看見他們帶著家伙。那可少不得有一番麻煩。只要哥幾個沒什么事。那就一切搞定。只是看向任飛時,眼神卻是有些疑惑,有些欣喜。

    這么一大會功夫,大廳內的人越來越多,任飛通知的其他幾個弟兄也帶著兄弟趕了過來,鬧清楚事情的經過后,眾人也只有無奈的叫手下收拾東西,該干嘛干嘛去。哥幾個則留下準備好好聚聚。

    那原本挨打的兩個保安此時哪敢開口,看清楚場中的形式,再傻也看出來了原本那邋遢的青年有著不凡的背景。哪敢還上前招惹。

    李宏也適時的出來做笑臉,今日最郁悶的莫過于他。稀里糊涂的就遇見了這事。現在么,他也只能繼續站出來。

    “今天大家難得聚聚,我這紅河酒吧也都是靠著哥幾個罩著,今日這酒我酒請了,陪哥幾個好好樂和樂和。”

    聽見李宏這么說,大家也不推辭,左一句,右一句的閑聊了起來。

    “那啥,最近《第二世界》傳的挺火熱的,我買了個頭盔進去玩了幾天,還真他媽過癮。要不是今天飛哥叫我,我還在游戲里奮斗。”大春在一旁道。

    “恩,不錯,我也再玩,手下的弟兄們也都在玩。嘿嘿。。我以為我已經夠快了,沒想到哥幾個也挺麻利的。”小黃再一旁附和道。他離的較遠,來的晚了一些。

    任飛再一旁聽著,倒是有些驚訝,前世的時候,他可是記得當時自己的幾個兄弟可都沒有一個玩的,最后自己鬧的家破人亡。兄弟們也對自己失去了信心。更是極大的厭惡《第二世界》。沒想到現在都在玩。看來潛意識中,命運似乎發生了很多變化。本以為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沾上流氓、黑-道之內的字眼。可今日,卻還是為了兄弟,便又闖了進來,今日之事,恐怕明天一過,全城都會傳出一些消息吧。

    回頭看了看趴在沙發上的王韻婷,任飛心中百般滋味。和她之間,是不是也在悄悄的變化著?

    “飛哥,聽說你辭職了,現在也再玩《第二世界》?怎么樣,游戲中id是多少,到時候兄弟幾個一起,在游戲中也闖蕩出一番成績來?”

    春姐再一旁一直冷漠的不說話,大春眼神則是火熱的看著任飛,一句句的說道。

    “等會回去以后,網上大家互相通報一下對方的id。今天我還有事,哥幾個見諒。下次我給大家賠罪。”任飛看了看王韻婷,站了起來,端起一杯酒,對著兄弟們道。

    謝帆等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接下來任飛肯定要安排嫂子。幾人有些猥-瑣的嘿嘿笑了幾聲。

    “砰。。干。我任飛今日謝謝哥幾個的仗義。以后只要一句話,我任飛也絕對為哥幾個赴湯蹈火。”

    一口干凈杯中的酒,任飛環視了眾人一眼,背起王韻婷,便向著門外走去。

    眾人也一飲而盡,看著任飛遠去。眼神中卻是都出現了一絲火熱、一絲期待。

    謝帆看著任飛遠去,嘴角翹起一抹好似奸計得逞的微笑,輕聲道。

    “他終究是屬于這方土地的。。。”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