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賊行天下

作者:雪落傷七

    導師看著轉職卷軸深深的嘆了口氣,“年輕人,我真佩服你的好遠,同時也為你擔心。”看了看疑惑的任飛導師接著說,“暗殺者的暗殺不是字面上的暗殺,而是行走于黑暗之間,在生與死之間不斷徘徊,突破之間的極限,不斷是進行殺伐。轉職暗殺者不像其他職業那樣,它轉職只需要進行兩個任務,但是千百年來,還沒有人能完成第二個任務。”

    “孩子,你確定你要開啟暗殺者的卷軸嗎?”任飛思考了一會堅定的點點了頭。導師嘆了口氣,“哎,希望你能完成這個先輩們沒有完成的任務。”導師雙手拖著卷軸,閉上了雙眼,一股若有若無的黑暗氣息飄蕩在四周,任飛疑惑的看著導師難道這個卷軸的能量波動就這么小嗎?

    突然一股澎湃的黑暗氣息籠罩著整個房間,巨大的壓力向了任飛迎面而來,任飛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漲紅的著臉努力的在壓力中堅持著。

    卷軸被一團黑色的霧氣包圍著,就在任飛快要堅持不下來的時候,那團黑暗的濃霧急速的收縮起來,黑暗的氣息也跟著濃霧流進了卷軸里面。一瞬間原本充滿在房間里的黑暗氣息,突然消息的無影無蹤。而原本就不要起眼的卷軸此時更是變得漆黑無比,若不仔細看還發現不了。

    導師喘著粗氣,面色有些蒼白,緩緩的把卷軸交給了任飛。任飛剛毅拿到卷軸系統的聲音突然在任飛腦中響起。“叮,玩家逆天開啟暗殺者轉折任務,任務一,完成暗殺者試煉。任務將在30分鐘后啟動,請玩家做好準備,此任務中途不可下線,任務時間12小時。若12小時沒有完成任務等級歸零。”

    任飛聽著系統的提示在興中暗罵了一句,還來不及問導師的名字就在原地下線了。導師看著任飛突然消失了,并沒有慌張只是低聲的說道。“神降之子,真的是神的寵兒,不過如果他完成了任務,再加上其他幾個老鬼的任務,那這個世界就精彩了。”

    任飛下線給任國棟打了聲招呼說不要叫他吃晚飯了,這個任務看起來要用10小時左右才可以完成,沖忙的把肚子填飽了,解決了一下個人問題就連忙進入了游戲。

    一道白光在導師面前升起,任飛出現在導師面前。任飛看著導師并沒有對任飛突然出現趕到驚訝,雖然有些愛疑惑但是并沒有多說什么。“導師,請問你可以對這個轉職任務給點提示嗎?”雖然任飛前世在這個游戲里摸爬滾打了多年,但是向隱藏職業轉職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你可以叫我,鬼老,這個任務我只能提示你,多看多想。”鬼老微笑的看著任飛。任飛反復思考著鬼老的話雖然還不是很明白,“謝謝了鬼老,這個任務需不需要多帶著藥之類的?”

    鬼老搖了搖頭,“不管是裝備還是藥水一切都是外物,只有靠自己的能力你才能通過這次考驗。”說罷揮揮手示意任飛離開。

    雖然任飛還有些疑惑,不過還離開的。走在天罡城的街道上,任飛反復的思考著鬼老的話,不過始終不得其所,最終也就放棄了。

    從包裹里拿出轉職卷軸,系統的提示有來了。“是否現在開啟任務。”“開啟。”一道黑芒閃過任飛消失在了街道上。

    任飛瞬間出現在一個狹長的走廊上,不遠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峽谷攔住了任飛去路,峽谷大概有500米長,峽谷兩邊的墻壁上插著許多的木樁,任飛仔細的觀察了一下。

    “看來這個人是考驗,靈活性,和身體協調性,只有從四周的木樁才可通過,哎,這可是個體力活。”任飛郁悶的看著峽谷兩邊的木樁。

    仔細的觀察了下,木樁排布的位子,任飛終于找到了一條最近的路線。身子微低一副蓄勢待發的姿勢。調整好呼吸,任飛猛的向預定的木樁沖去,憑著高達50以上的敏捷,任飛輕松的跳上了木樁,不過另任飛沒想到的是,看似牢固的木樁,突然隨著任飛的沖勁,猛的旋轉了起來。

    任飛狠狠的嚇了一條,腦中強烈的求生**,強烈的刺激著任飛砰砰亂跳的心臟,沒有來到及調整好最近的身形,雙腳發力又再次跳上了另一個木樁。

    第二個木樁如上一個一樣,任飛剛一上去就開始變的不穩定起來,隨時可能旋轉,任飛急忙調整好最近的身形,極力已讓木樁旋轉起來,不過天不遂人愿,因為上一個木樁任飛匆忙的起跳,還沒等任飛把木樁穩定下來,木樁就開始了旋轉,任飛暗道不好,急忙又跳上了另一個木樁。

    “看來,剩下的木樁都會旋轉看來是不能休息了。”任飛中心悲哀的嘆息道。剛一跳上第三個木樁任飛稍一穩定身形又立刻跳上了另一個木樁。

    在經過了一開始的驚險,任飛終于還是穩定住了,每一個木樁沒有停留到一秒有在次跳向了下一個木樁,靈巧的身形向猿猴一般在各各木樁上跳躍,如果旁人看到又不會太奇怪,并經經過了游戲里屬性的強化,還是有一部分本來身體就比較協調的任飛可做到,不過他們卻不知道這里面的兇險,沒有看到被任飛跳過的木樁都在旋轉。

    突然任飛在跳躍了一本距離的時候突然穩穩的停在一個木樁上,任飛有些奇怪的站在木樁上,為什么這個木樁沒有旋轉,難道是系統好心的讓玩家休息一下,熟悉系統風格的任飛并沒有這樣想到,系統在這里設定木樁不會選擇絕對不會是讓玩家休息的,看來應該是后面的木樁還前面的不一樣,因該不只是旋轉那么簡單。

    如說前面的木樁不只是考驗玩家的靈巧和身體的協調性,還考驗玩家處事不驚和對突發事件的反應,那后面的木樁肯定比前面的木樁還要兇險。

    任飛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調整好了之前有些混亂的呼吸,神經緊繃的跳向了下一個木樁。果然剛一跳上去,木樁就隨著任飛開始的傾斜,還好任飛跳上木樁的位子比較靠經墻壁,木樁傾斜的速度不叫緩慢,任飛心道“如果只是這樣的速度拿酒還好說。”任飛還沒來到急放松心情,隨著木樁傾斜了原來的30度左右,突然任飛原本要跳向的下一個木樁,猛的向外一凸,在任飛愕然的神情中,落到了生不見底的峽谷。

    可惡,任飛暗罵了一句,隨即補敢在耽誤連忙跳向了另一個木樁。任飛剛一跳上去,木樁也和上一根木樁一樣傾斜了起來,這次任飛可不敢在耽誤了,連忙跳上了另一個木樁。

    不過天不遂人愿,在半空中的任飛絕望的發現,預定的木樁,突然掉下了深谷。“完了。”任飛好一陣懊悔,突然任飛看到在他下落的地方有一個木樁,任飛大笑,“天不亡我。”連忙調整身形穩穩的落在木樁上。

    這次任飛學乖了,看著木樁傾斜到了30度,在任飛前面不遠的一個木樁再次落了下來,任飛目光一略,選定了任飛上方的一根木樁,隨即跳了上去。

    任飛站在木樁上看著它慢慢的傾斜,有一根木樁掉了下來,突然任飛感覺有些不對,但是時間緊迫任飛來不急多想,跳向了另一木樁。

    任飛剛一落在了木樁上隨即就反應了過來,“之前的那個木樁好像才傾斜了25度左右木樁就掉了下來,難道越往后面傾斜的角度就越小嗎?”

    這個木樁應證了任飛的猜想,20度左右就又有一根木樁掉了下來。選定目標,跳躍。半空中的任飛暗罵系統,看來月到后面越不好走啊!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