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傳說

作者:木斧頭

    第四百零一章 最后的抉擇

    禁咒,這是一個多么令人向往的詞呀,它代表著的是什么,力量?榮耀?還有許許多多其他的東西,它是高度的象征,實力到達一定階段的里程碑。不過以往這個詞對于絕世眾玩家來說是既熟系又陌生的。說它熟系,是整個絕世幾乎所有玩家都知道其所代表的力量,其所擁有的破壞力。而說它陌生,是因為禁咒對于玩家而言幾乎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就算再狂妄的人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學會禁咒,那絕對是玩家力量魚運氣完美結合的產物,缺少一樣都不可能成功,以往關于禁咒的傳說,都是伴隨著神獸級以上的存在而出現的,但經過血色原野一戰,無數玩家見證了一個事實的誕生-禁咒,出現在了一個玩家的身上,雖然這個玩家已經給絕世帶來了太多的驚奇,但眾人還是為這一次的奇跡而歡呼,有一便有二,眾人知道,學會禁咒已經不再是什么奢望了,也許、也許下一個禁咒就會出現在自己的身上也說不定。

    此戰過后,黑云軍團聲望陡升,在歐洲區成為炙手可熱的組織,再加上納特和奧特斯倆人的能力,很快的,黑云軍團的勢力已經遍布歐洲區,雖然還不能和十字軍與逆十字聯盟那樣的老牌勁旅比肩,但也是歐洲區一股不可小看的勢力了。

    見自己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在得到納特等人為我所采集的百味草后,我再次前往傳送站,不過和上次血拼過關不同,有了通行證的我,幾乎是以游山玩水的姿態回到中國區的。

    風云樓頂

    我靜靜的看著天際落日地最后一絲余暉,這是我的習慣。每天這個時候我都會來這看一會兒日落,感受一下大自然的壯觀。

    突然,一絲微不可察的腳步聲在我身后響起,沒有任何轉身的念頭,我甚至連頭也沒有轉一下,此刻的我完全陶醉在路日的美景中。

    終于,最后一絲陽光也被大地吞噬了,黑夜取代了白天,東帝被五彩的燈海所包裹了。

    “為什么還留在東帝?對我就這么沒信心?”目光依舊注視著黑漆漆的遠方,我淡淡的道。

    來人微微一嘆。道“大哥,為什么我們地關系會搞至如此呢?當初的感覺多好呀?”

    聽到那一聲大哥,我的心莫名的一顫,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收回,轉而望向了對方。苦澀的神情,眼神中有著一絲迷茫與無奈,這就是那個在絕世中叱咤風云的冒險者工會的首腦,那個在暗中控制了龐大勢力的奸商嗎?此刻的他,顯得很是憔悴,看來其內心有著不輕地負擔。

    “因為現在我根本看不透你。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這次歐洲區的事情,我想是你搞出來的吧,我真不明白你為什么要這樣做?”我冷冷的道,根據我和納特倆人的交談,再加上我的推斷,我已經基本上把握到了事情的真相,出賣納特倆人的,除了奸商外沒有其他人了,但我實在想不通的是,這樣做對他有什么好處,出賣自己的盟友。這實在不合邏輯。

    “這是一招險棋,一招丟車保帥地險棋,其實在歐洲區真正與我合作的是旋律。而為了讓旋律的勢力能在最短時間內增長,并獲得浪子邪更多地信任,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沒有絲毫的隱瞞,奸商非常坦率的道。

    “真想不到表面上最不可能的旋律居然是你地人。看來我的確太小看她了,這個女人的野心實在是太大了。”我有點吃驚的道,真是越和這個女人接觸,我越感覺到她的可怕心機,居然舍棄了表面上強大的浪子邪而轉投奸商,這個女人地眼光真是毒得可以。

    “她的確很行。當初她找上我說出自己的目的時,我的確懷疑過他,甚至以為她是浪子邪派來的,但經過一段長時間的觀察,我才發現她說的是真的。”奸商也為旋律的心機所折服,想不到這個女人有著天使外表的同時內心卻是如此的歹毒,這真是一條不折不扣的美女蛇。

    “我像她的目標是獨霸歐洲吧,而納特倆人則是她必須要鏟除的目標。只可惜,你們千算萬算也沒有想到我會去歐洲區,而且鬼使神差的救了納特他們,并建立了黑云軍團。”真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就算孔明復生也不會算到事情會如此發展吧。

    “沒錯,你的出現,的確讓我們大大吃了一驚,事情的發展更是我們想不都不敢想的,禁咒,而且居然不是黑暗系的而是亡靈系的禁咒,大哥,你每次都能給我們帶來意外。不過對于你的攪局,我卻并不生氣,相反的,我還有一絲高興,畢竟讓那樣的女人獨霸歐洲的話,以她的野心,遲早會影響到我們,只不過礙于和她的協議我不能阻止而已,現在有你這一出現,我就好開脫了。”奸商說到這,神情顯得很愉悅,看樣子,他說的該是真的。

    微微一點頭,奸商說的該是真的,與其讓旋律獨霸歐洲區后危及到自己,還不如將這份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現階段去徹底鏟除旋律的勢力是不可能的,那就只能找其他勢力來牽制了,而納特和奧特斯倆人無疑是最好的人選,只是以前礙于還要和旋律互相利用,不得已才來個丟車保帥,現在既然有如此機會,奸商是何樂而不為呢?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