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神遇到大神

作者:鬼魅妹

    陸水寒心里“咯噔”一下,欲哭無淚。他的“約會”啊!為什么會碰上這個災星啊,啊啊啊啊……

    “怎么樣?”葉欣陌歪頭朝某人詢問道。

    后者心里一邊滴血一邊扯著笑容:“行啊!”他敢說不么?好歹是同一公司的同事,這女人跟他又認識了那么長時間,自己要是說不,估計兩頭都討不了好。

    于是四人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找了個小包間坐定。

    陳自詠點完了菜,才慢悠悠地向同樣快速的葉欣陌介紹:“這是我侄子,阿梔。”

    名叫阿梔的男孩半勾著笑容,對上葉欣陌清冷的眸子。對葉欣陌來說,這男孩長的太過漂亮,完全沒有陳自詠的半分書生氣。吹彈可破的面部肌膚,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有兩個深深的酒窩,不當女孩實在太可惜了。

    葉欣陌勾著嘴角沖他微微點了點頭。

    漂亮男孩阿梔也沖她深深一笑,兩個酒窩頓時灑滿了歡樂。

    手臂上傳來一陣痛,葉欣陌微皺了眉朝某人望去,他眨巴眨巴著眼睛腦袋朝一邊撇去。這男人有病啊?沒事干嘛掐自己?葉欣陌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阿梔,這就是我給你提過的陌姐姐。”陳自詠下巴朝葉欣陌一抬,語氣里似乎有著其他的意味。

    阿梔長而卷的濃密睫毛瞬間提高了與下眼瞼接觸的頻率,好一會,才道:“原來你就是陌姐姐啊……”語意悠長。

    “好俊的小男孩兒……”某人語氣很酸。

    “我不小了!已經十九啦!”阿梔不依地反駁,眼睛卻看向葉欣陌。

    后者被盯得有點發毛,半垂著眼瞼裝鴕鳥。某人沒再搭話,拉過她面前的碗筷沖洗得哐哐響。約莫覺得氣氛有點詭異,陳自詠忙岔開話題:“陸總編,今天小陌的文怎么樣?”

    “很好,點擊率超過女頻以往任何一部作品。”陸水寒正了正色,收起滿心的不爽,道。

    “那就好,抱歉,今天幫她發了文后,我就外出有事沒來得及回去看成績。”陳自詠點頭,小陌的成績在第一天就這么好,那是在他意料中的事情。

    “我還以為,你會繼續寫你擅長的玄幻。”陸水寒突然轉頭,朝垂目斂神的葉欣陌道。

    后者聳肩。

    陳自詠微微一笑,將鼻梁上的眼鏡又推了推。“我看了小陌現在上傳的文,實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喔?”唯一一個消息閉塞的陸總編抬了抬眉。

    “不管怎么說,都市要人看得進去,難啊……”

    “都市比玄幻要難很多。”陸水寒一邊將洗好的碗筷推到葉欣陌面前,一邊微微皺眉。陳自詠說的太出乎他意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不知道怎么形容是什么意思?

    陳自詠還要說點什么,門被敲響,開始上菜了。

    幾人便也不再談這算是工作的事,開始吃飯。幾人大約都是有點餓了,席間也沒有什么交流。葉欣陌本就沉默少語,陸水寒忙著給她和自己夾菜,陳自詠溫文爾雅只是象征性地在挑筷子,而漂亮男孩阿梔則目光毫不掩飾地追隨葉欣陌,被陳自詠暗里揪了好幾次,依然如故。

    好在因為是臨時合席,這次的菜色并沒有很辣的出現,大家都考慮到對方,隨便點了一些就夠了。一頓飯吃完,陸水寒堅持付了帳,陳自詠也沒有很堅持,只是說下次再一起吃飯,四人終于分開各自回家。

    “女人!”飯飽后,兩人徜徉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上,點點反光的大理石地板上,現出某人的微微不爽。

    “嗯?”葉欣陌正在看某個漂亮櫥窗里模特的打扮,無意識地答道。

    “那個小男孩是不是看上你了?”那小子整個吃飯時間都放在看這個女人身上了……

    葉欣陌這才回神,被他說得有點哭笑不得。“才幾歲的男孩子,看上我?”

    “可是……”他也覺得不太可能啊!才十幾歲,也沒可能看上比比那小子大一截的她吧?陸水寒歪了歪頭,眉頭糾結了很長時間,最后終于放棄糾結。哼!就算那小子看上這女人,自己也不會讓他得逞的!“喂!女人……進去看看……”

    “呃?”葉欣陌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拉進了一家飾品店。

    “這個怎么樣?”某人拿著一支長長的發簪,在她頭上比劃了兩下。

    葉欣陌翻了個白眼:“不會用。”

    “……”某人僵了僵手臂,郁郁地將發簪放回原處。“你這么長頭發,也不學著盤發……”

    “你有意見?”

    “沒……”他哪里敢有意見?陸水寒癟著嘴繼續拉住她往里面行去。“這個呢?”很漂亮的蝴蝶形耳釘。

    “沒耳洞。”

    “……”某人再次將手上的東西放回原處,繼續往里走。“這個漂亮吧?”一圈銀白色的手鏈。

    “礙事。”

    “……”

    如此反復,陸水寒將飾品店里的那些什么手表啊發夾啊化妝品啊之類全都拿了個遍,均被某女以這樣或那樣的理由給打發了開去。最后,陸水寒不干了:“女人,我就想送你件禮物也那么難么?”

    身后的某個小女生聽到他的話,撲哧一笑。

    清冷的眸子瞥他,纖纖素手一伸:“那個。”

    順著手臂望去,陸水寒眼前一亮。陶瓷杯!!對,他怎么忘了,上次她的杯子被她感冒時不小心砸壞了一直沒有買新的。某人立刻屁顛屁顛地跑去,選了個可愛點的陶瓷杯取下,眨巴眨巴了眼,再取了個一模一樣的,拉起某女前臺結賬。

    “我只要一個。”葉欣陌皺著眉頭,他買倆做什么?自己要一個就夠了。

    “我知道你只要一個……”某人得意洋洋地搖頭晃腦。“另一個是我的。”嘿嘿,這樣也算是啊!!哈哈,自己真是太聰明了!!

    葉欣陌的額頭瞬間掉了無數條黑線。“你不覺得,一樣的杯子很容易弄混淆么?”

    “啊……”對喔,到時候都會分不出哪是哪個的了……“沒關系,我不介意。”想了很久,某人才牙一咬,很大義凜然地道。

    葉欣陌瞪了瞪眼,恨不得一拳揍爛他那副慷慨赴義的表情。“我介意。”

    “不要嘛!反正買了,不可能退回去啊……”陸水寒眨巴眨巴著眼,打算以柔克冰。

    “都歸我。”

    “喂……你不能這么貪心啊……”啊啊……某人似乎看到三個字在跟自己說拜拜。

    “除非你能區別。”看他痛苦的模樣,葉欣陌沒好氣地在翻白眼,清冷的聲線飄然而至。

    陸水寒犯了難,這倆杯子一模一樣,怎么才能區分呢?安靜地走了好長時間,葉欣陌以為他是覺得沒有辦法區別默認了都給她,突然,他猛一頓腳:“我真笨!這還不簡單!找支筆在上面作個記號就好了嘛!”

    嘁……還以為發生什么事呢!葉欣陌繼續看路旁的櫥窗。

    “吶,女人,說話要算話喔!”某人嘻嘻地靠近來神采飛揚的俊臉,被葉欣陌悄悄地撇了開去。

    “恩。”不就是一個杯子的事么?他犯傻了,非得要用一樣的?

    想不透他,葉欣陌決定不想了。安靜地跟某人溜達了一圈,才慢慢爬回家去。某人為了達到“逛街”的目的,連車都沒開,讓葉欣陌在心里暗暗腹誹了好幾次。

    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多,再洗洗,便過了十二點。倆人相擁沉沉睡去,第二日,葉欣陌起床,看見兩只陶瓷杯子整齊地擺放在她的電腦桌上。寬寬的手柄上,一只用白板筆寫著“陌”,一只寫著“寒”,字的下方,各畫有^_^。

    大大的笑臉,實在讓人的心情不由自主的好了很多。把玩了好久,葉欣陌才搖頭一笑,將杯子放下去梳洗。吃完飯洗完衣服,繼續爬回房間準備晚上的比賽。

    不知道是習慣性思維,還是那笑臉讓她的腦子有點暈,某女再一次地上錯號,于是擺攤的小號再一次出現在有心人的眼里。

    [好友]淡漠封心:小號,你來啦!!

    [好友]擺攤的小號:恩。

    [好友]淡漠封心:什么時候幫我做護手和衣服啊?

    [好友]擺攤的小號:材料。

    [好友]淡漠封心:等我,馬上到。

    葉欣陌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耐著性子等他到來,將東西扔給自己后,淡漠封心便離開了。她查看了一下周圍,再回新手村,將大號也飛回新手村,快速地交易完,下掉小號,開放藥的小號。

    正準備倒騰藥物的時候,發現頻道上掛著幾行私聊。

    [私聊]淡漠封心:原來你就是小號啊!

    葉欣陌眨巴眨巴了眼,這丫怎么突然找到她了?

    [私聊]生活0322:?

    [私聊]淡漠封心:月色跟我說的呢!

    聽他的語氣,好像還沒看出來自己一直在耍他。那個月色朦朧,怎么老是陰魂不散?

    [私聊]生活0322:有事?

    [私聊]淡漠封心:沒事啦!!你對我真好,以前是我不對,我跟你道歉。對不起!!

    葉欣陌囧了下,這丫到底哪不正常?

    [私聊]生活0322:哦,沒事。

    [私聊]淡漠封心:你原諒我了吧?

    [私聊]生活0322:哦。

    [私聊]淡漠封心:原諒我了,就答應我一件事好不好?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