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地球去封神

作者:笙簫劍客

    夜,馮府。

    隨著乾元就藩青丘府,馮家再不復之前的輝煌,曾經耀眼的光芒日漸黯淡。即便如此,誰也無法真正忽視馮家的存在,忽視馮家在青丘府的影響力。

    黑夜中的馮家更像是一頭潛伏的巨獸,蜷縮成一團,低下曾經高傲的頭顱,埋在身軀之中,只露出一雙冰冷的眼睛,在黑暗中凝視。

    書房。

    云夢衛再次出現。

    馮去疾問:“王爺可有什么新指示?”眼中帶著一絲希冀。

    伴隨著乾元權柄鞏固的,是馮去疾的無奈與苦澀,尤其是最近,隨著新一輪官吏調整就位,他感到有一張無形的大網,正緩慢而有力地罩向馮家。

    越是掙扎,捆得越緊。

    再這么下去,別說是有什么作為了,連自保都困難。

    云夢衛依舊面無表情,“目標已經成勢,不可力敵。王爺有令,讓你徹底蟄伏下來,主動跟目標示好,最好能博取目標信任。”

    “這有點難吧?”馮去疾苦笑。

    以十五皇子眼下的實力,只要稍微查一下,就不難發現他跟五皇子的關系,怎么可能信任他?

    除非瘋了。

    云夢衛道:“只要你放低姿態,那位主難道還能把你拒之門外?很多時候,知道是一回事,點不點破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明白了。”

    馮去疾若有所思,十五皇子雖然掌控了青丘府的最高權力,但是府衙以及縣衙的權力底層并未遭到破壞,還是之前馮去疾打下的基調。

    十五皇子也需要馮家能拿出一個姿態來。

    有需求,就有合作的基礎。

    “可能的話,還是登門拜訪一下吧。”云夢衛提議。

    馮去疾點頭,很是果斷:“明天,明天我就去。”不知怎的,馮去疾突然感到一陣輕松,或許是因為不再需要當夾心餅?!

    即便這只是暫時的。

    “很好。”

    云夢衛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再次消失。

    …………

    次日傍晚,馮去疾果然帶著精心準備的厚禮,登門拜見。

    乾元雖然有些意外,但還是設宴款待了馮去疾,撇開各自立場不同,單就馮去疾個人而言,乾元還是比較賞識的。

    這是一個真正有能力的人。

    為了展示誠意,宴會上,馮去疾開誠布公地聊了青丘府各大家族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以及各大家族的歷史淵源。

    比如唐家本是神都一軍人世家,后來遭遇變故,這才舉家遷徙到青丘府避難,漸漸在青丘府扎根。

    又比如曹家,跟郡城某個家族關系密切。

    馮去疾還聊了府衙內部同樣錯綜復雜的關系,誰是曹家的人,誰是趙家的棋子,誰又是唐家的客卿。

    簡直就是派系大揭秘。

    甚至對曹叡等官吏,馮去疾都有過一番獨到的點評,讓乾元很是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如撥云見日。

    陪同的忠叔,同樣聽的津津有味。

    這就是局內、局外之別了,相比馮去疾這個土生土長的土知府,無論是乾元,還是忠叔,都是外人,很多秘聞都是沉在水面以下的。

    這一場晚宴,倒是賓主盡快。

    送走馮去疾,忠叔留了下來,“殿下,今天,有些反常啊。”

    “是有點反常。”乾元笑了笑,“不管他是真的想改換門庭,還是做做樣子,以求自保,或者是潛伏,其實都不重要。只要今晚的事情傳出去,很多無形的障礙就會自行消散,對我們是有利的。”

    不管是忠叔在府衙,還是下放的李衛等人,上任之后,真正接手權力,還是遇到各種各樣的無形阻力。

    跟乾元當初就藩翼澤縣,如出一轍。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